楚天金報訊 有個朋友,正在做一本關於巴西世界杯的書,每天念叨著,希望阿根廷隊奪冠。原因很簡單:有梅西,書好賣。他最怕德國隊奪冠,他們連奪冠後的慶祝都那麼有紀律性,實在太團隊了,挑個封面人物都難。
  就像決定冠軍歸屬的那個進球。邊路突進、下底傳中、門前掃射,沒有踩單車、千里走單騎或者倒掛金鉤,一板一眼,程序走完,進球收工。
  這是最德國的進攻、最德國的進球、最德國的勝利。他們就是一架機器,神經粗大、冷酷無情,在你覺得勝利似乎觸手可及的時候,冷冰冰、硬邦邦地從你身上碾壓而過。
  對德國人來說,足球就是這樣踢的,他們從不跟你玩個人,上來就是群毆,以力服人,不停搜集著勝利和冠軍。
  可足球其實還有一種踢法,可以充滿想象、創造力和驚喜,可以以個人的力量對抗甚至戰勝團隊。我們稱之為逆天。
  每個人都有英雄情結。那樣的橋段,可以為我們平淡蒼白的人生,增添一抹色彩。所以,我們喜歡馬拉多納,也希望梅西成為馬拉多納。
  梅球王差點就加冕成功了,他那記單刀偏出門柱不到半米,可就是這幾十釐米的距離,咫尺天涯。
  只能這樣安慰我那位朋友了:接受現實吧,在這個足球公式化、工業化的時代,或許終我們一生,都不會再有球王了。(戴文輝)
  (原標題:德國加時絕殺捧金杯梅球王拿金球也鬱悶)
創作者介紹

niki

pc50pckay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